蟑螂驚魂記

文章日期:04/28/2013 08:21 pm

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,一格深沈的廁所裡,一隻不知名的物體正向前方爬行,其體積與路邊的小石子相若,光是看著牠,已令人不寒而慄……

 

這些日子,我的嗓喉吞嚥也有些痛,應是快病了。所以睡前我吃了兩顆藥丸,還一口氣喝下了一大杯水。亦因這個緣故,我在夜裡去了兩次廁所。第一次去時沒甚麼,可是第二次去時可糟糕了。

 

當我坐在廁板上發呆時,竟看到牆角有些啡色的東西在蠕動。沒帶眼鏡的我矇著眼睛,盡可能看清楚那是甚麼──不會是蟑螂吧?一陣涼意從我背上升起。

 

現在,我已憑我對「小強」獨有的第六感感覺到,牠,是一隻蟑螂了!我屏住呼吸,趕緊穿上褲子。在心裡數了三聲:「一、二、三……衝!」之後便像火箭一般彈出了廁所,到距離廁所最近的睡房找爸爸!

 

我盡量放輕力度打開房門,以免驚動媽媽。我把整個身子飛快地擠進房裡,用雙手奮力地拍醒熟睡中的爸爸(當然還未洗手,要知道,消滅蟑螂這回事刻不容緩!):「爸爸、爸爸!快跟我到廁所,有蟑螂啊!」「好的……」爸爸已不是首次被我在甜夢中吵醒的了。

 

睡眼惺忪的爸爸迷迷糊糊地走進廁所,蹲下身子,「盲頭蒼蠅」似的四處往地上查看,還不時用手拍打,似乎在和小強進行「星球大戰」。膽小的我只敢在廁所門外窺探,希望能在蟑螂被處理後進去洗手,之後繼續睡覺。這時,爸爸沉厚的聲音從廁所內響起:「『搞定』了!」

 

我先是一陣驚喜,隨即便是半信半疑地問道:「『搞定』是甚麼意思?你把牠殺了沒有?」「還沒有,可那蟑螂逃走了。」我大吃一驚,細問之下才知道原來蟑螂是從馬桶後方的去水位走進來的,現在牠逃回老家去了。於是我戰戰兢兢地洗過手後便馬上回房間睡覺,害怕和趕忙得連門也懶得好好關緊。可是,歹運仍未肯就這樣放過我……

 

正當我快睡著時,聽覺敏銳的我聽到鄰牀的恩欣和媽媽在竊竊私語(也不知是好是壞),把我給吵醒了。我厭煩地問:「怎麼了?」「恩欣說她剛才看見有隻像蟑螂似的的啡色生物走入了這房間。」媽媽說。媽媽在家裡是有名的「愛睡花」,所以同樣被吵醒的她顯然甚不耐煩。結果,恩欣不知哪兒來的膽氣,自告奮勇摸黑到主人睡房找爸爸去。

 

在恩欣誠懇的請求和媽媽極度罕有的同意下,爸爸給留下來了。這晚,我和媽媽睡,而恩欣則和爸爸睡,好不擠迫。但更慘的是,我和恩欣整晚都處於超級緊張的狀態──我們害怕蟑螂跑進被窩!百般無奈下,我們想了一個既糟糕又愚蠢的辨法──把圍著我們最開端的被子壓緊,讓蟑螂無法溜進來。這個方法不錯是能讓我們增添安全感,可憐我們卻被弄得滿頭大汗,全身也都濕透了。

 

    整晚,我也睡得痛苦不堪,不,根本稱不上是「睡」,只是躺在床上罷了,簡直是活受罪!

 

    自此,我每走進廁所,第一件事就是查看門後有否藏著蟑螂,有點神經衰弱似的。看來,我下一個目標應是學會像爸爸般,做個滅蟲高手。

(因蟑螂外貌太嚇人, 還是不放圖片較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