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篇小說@羅馬遇上他

文章日期:06/18/2013 09:32 pm


看著飛機跑道上空的繁星,稀妍嘴角泛起了一絲笑容。「羅馬,我來了。」

稀妍生於小康之家,生活物質豐富,但卻知慳識儉,樂於助人──是否很像小說的女主角呢?可事實確是如此。剛剛大學畢業的稀妍成功獲得環保工程文憑,她的父母便信守誠諾讓稀妍到她夢寐以求的國家──羅馬遊玩兩個月。

羅馬,對稀妍來說是個十分浪漫的城市,事緣她在中五時曾不慎在樓梯摔倒,差點喪命,幸好有位高大的學長救了她。可惜當時那學長正在排練戲劇,帶了個羅馬特色的面具,令稀妍看不到他的真面目。這是稀妍的遺憾,因此她對羅馬這城市念念不忘。

兩個月,對稀妍而言一點也不過份。稀妍特意提了她最喜愛的純白色行李箱去羅馬,內裡還集齊了她至愛的衣服,所以她一下機便迫不及待拿回行李箱,到羅馬烏萊雅酒店休息。

「洗澡液,洗澡液……」稀妍才剛回到酒店房間便急著洗澡,可偏找不著洗澡液,「啊!這不是我的行李箱!」找著找著,稀妍驚訝地發現現在在她身旁的行李箱跟本不是屬於她:裡內哪有甚麼衣服和日常用品,只有一些亂糟糟的物品和幾個黑盒子!

稀妍又氣又急,但仍理性地拿起酒店電話,按下羅馬機場的號碼,說:「你好,我是十時二分乘A103航機抵達布魯瑪機場的夏稀妍……甚麼?沒有?……我聽不清楚……先生?喂?」一分鐘後,稀妍便垂頭喪氣地放下電話。

原來稀妍的行李箱已被人拿走了,而她的英語和當地有著不同口音的機場人員又難以溝通,所以毫無線索怎樣找回和自己調亂行李箱的人。幸好樂觀的稀妍並沒因此放棄,「事到如今,我唯有希望那神祕人是遊客,逐一到羅馬的名勝景點碰運氣了!」稀妍鼓勵自己道。

稀妍知道要尋找那神祕人,首先是要翻翻他的行李箱,而她正有兩點收穫:一、她是一名叫凌心樂的香港女孩,但不是來旅遊,二、她應是來安葬母親的骨灰的,這兩點從行李箱內的骨灰盒和護照便可知道。「就由共和廣場開始尋人吧!」稀妍對自己說。

不消一星期,稀妍已走馬看花地把大部分的景點去過了,但逐位途人問的方法命中率和效率也低,所以她已作最壞打算。誰知,就在稀妍到最後一站──聖天使城堡時……

「請問你是凌心樂嗎?」稀妍在聖天使城堡外選了個貌似香港人的廿五、六歲年輕人,絕望地問最後一次問題,誰知對方境有反應:「你是?」「我是和你調亂了行李箱的人……慢著!怎麼你是個男的?難道你是騙子?!」稀妍猛地記起凌心樂應是個女孩子的名字,不解地喊道。

「我才不是騙子!原來就是你這個笨蛋拿錯了我的……」那男子怒目圓睜,顯然十分著急。

「這也不光是我的錯……我明白了!你有異服僻!對不起,一場誤會!」稀妍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,不知真傻還是假傻。
 
「我絕對沒有異服僻!我是凌冠楓,凌心樂是我的妹妹。那白色行李箱是我的,我絕不會拿錯了你的。但在我上洗手間時心樂竟自以為是替我取了行李,最終和你調亂了。」那聲稱自己叫冠楓的男子氣憤之餘,帶點沒好氣地的說。
 
事情弄清楚後,稀妍和冠楓約好了後天在羅馬競技場相會,物歸原主。「真不知為何世上有如此無禮的人,」這兩天,稀妍一直說冠楓的壞話,簡直想把他殺死,「若不是我日夜找他找到這博物館,他這輩子也拿不回他的行李箱……」

轉眼已到交收那天,冠楓大清早已到了羅馬競技場,但稀妍就遲了兩小時。她本想小睡一下戲弄冠楓的,誰知一睡就是兩小時。稀妍本來就是有禮之人,如今遲大到當然連連道歉:「對不起!我不是有意的……」

「你這個笨蛋!」冠楓嘗試忍住怒氣,「算了,趕緊交收我的行李箱!」「好……在這裡。」稀妍自知有錯,也不好反駁,把行李箱推給冠楓,而他亦做出相同動作。

「讓我檢查一下……咦,那個裝著的深紫色瓶子的黑盒子呢?」冠楓把整個行李箱倒轉再找,瓶子亦遍尋不獲,他不禁焦急地喊道:「我在問你㖿,小姐!瓶子呢?」「我……可能我把它遺留在酒店了……」稀妍低下頭小聲地說。

「你、你可知那瓶子對我十分重要的!?」「我知,它盛著你母親的骨灰嘛!」稀妍接二連三被人喝罵,不滿之下不禁加重了語氣。「你竟看過瓶子裡的東西?你懂不懂尊重呀……」冠楓簡直氣瘋了,破口大罵。雙方終演變成罵戰,雖然最後雙方達成協議於明天在有名的愛情河再次交收,但仍不歡而散。

「龫嗎罵人罵得那麼兇嘛……」夜裡,稀妍坐在酒店房間的床邊,喃喃自語道。「可是,將心比己,若死去母親的是我,我應會比冠楓更生氣吧。他,只不過是太過焦急而已,畢竟我不應隨便碰他的東西的,更何況那是他母親的骨灰……不知他現在怎樣呢?他一定很傷心了!」稀妍想著,竟思念起冠楓來。

「不不不,他根本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蛋……」整夜,稀妍都思緒不寧,不久便在冠楓的記憶中睡著了。
  
這天,稀妍準時帶齊了骨灰盒來到愛情河,但卻不見冠楓的蹤影。「你好,我就是那個冒失鬼凌心樂!你是夏稀妍吧?」「對……咦,怎麼不見冠楓呢?」「我哥作夜工作至深夜,今早起牀晚了。」稀妍聽到後,一陣失落感不禁油然而生,一個不留神,就摔了一大跤,「連人帶盒」「砰」一聲掉進河裡。

「救命呀!」不譜水性的稀妍在水裡拼命掙扎,連連喝下幾口水。她突然記起冠楓母親的骨灰,這才支撐著疲倦不堪的身體勉強游去那方,才剛抱緊骨灰盒便不醒人事了……

「稀妍,稀妍!你醒醒,別嚇我呀!」冠楓在稀妍牀邊哭得死來活去,稀妍終於緩緩睜開眼睛,「這兒是哪裡?」她虛弱地問道。「你醒了?」冠楓難掩興奮之情,握著稀妍的手,驚喜的問道。「發生甚麼事了?」稀妍一臉茫然。
  
「這兒是醫院。你還記得我們在愛情河交收嗎?之後你就失足掉進河裡了,全靠我哥奮不顧身地救你!原來他遲了起牀發現我已去交收後十分焦急,趕緊去找你,剛好遇著你墮河。他還差點沒命呢!救了你後,我們才記起骨灰盒的事,誰知原來它就在你手中,握得緊緊的!」心樂歡喜地吿訴稀妍。

「下次沒我在你身旁,自己小心點,不會每次也如此走運的了!」冠楓總是口硬。誰知,稀妍竟呆著了:「你……是否楠天中學的畫劇組成員?」「對……難道你就是那跌下樓梯的笨蛋?」「我才不是笨蛋!凌冠楓,我終於找到你了!」稀妍激動地說。「那麼,夏稀妍小姐,請問你可以成為我的女朋友呢?這是我昨晚連夜做給你的頸鏈,是來代表我的誠意的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