啦啦隊的日子


雖然升上中學只有短短三個月,但我已得到一段非常難忘的回憶,建立了一段十分珍貴的友誼。

那就是啦啦隊的日子了。

每年,四社都會舉辦啦啦隊比賽,而中一同學正是比賽的主力。其他年級的同學雖說也可以幫忙吶喊,但總不及中一同學般負責得多。

我們需要熟唸口號和做動作,還需要不停的練習,犧牲和抽出多個午膳及課餘時間,才能成功在台上演一齣好戲。可是,我們並非孤軍作戰,陪伴我們的,還有一班熱情有善、為「義社」勞心勞力的籌委!

起初我十分討厭啦啦隊練習。最重視辦事效率的我,又怎捨得放棄午膳時間,不做功課、不溫書,反而參加當時我覺得毫無意義的啦啦隊練習?但是,我別無他選。所以,每逢有啦啦隊練習的午膳,我都會死氣氣地跟隨大隊到集合處練習。

那時侯,大家都不認真,馬虎敷衍了那些籌委了事。無論她們怎麼努力請我們大聲叫,我們大多數都只是用平常聲浪讀出來;她們請我們回家努力練習動作和背熟口號,我們卻當作耳邊風……而我,簡直視啦啦隊練習為死敵。

可是,自從一件事情後,我對啦啦隊練習有了一個全新的看法……

那次,我們因為不認真練習,被一個六年級的籌委責備。她告訴我們,啦啦隊比賽在中學生涯只有一次,我們要全力以赴,不要抱著玩的心態。最後,那個籌委還請我們好好珍惜啦啦隊的日子。話畢,不少學生及籌委都已面泛淚光。

有的學生覺得cheering應該只是作娛樂用途,不應如此認真,還浪費了如此多的時間來練習,表示恨透了cheering

翼日啦啦隊練習,剛到達集合地點,就看見一眾籌委已嚴肅地等候著我們。齊人後,Bell Chan 踏前一步:「昨天我們的語氣可能重了一點,我知道你們為了這件事也很不開心,對不起。其實,cheering是一件開心的事,而非厭惡。我們也只是想你們能夠重視cheering,享受cheering。因為cheering一生人只有一次,過去了就無法回頭。希望由今天開始大家可以認真練習啦啦隊,一起度過一次愉快的cheering!」

看她真心實意,情見乎辭,就在那一天,我開始嘗試投入cheering,竟發現原來cheering可以是件如此愉快的事。在你奮力喊的時候,你會感到仿佛生存只為義社;你所喊的每個字、每句話,都是那麼的代表着義社的精神;你所做的每個動作,似是令你全身熱血沸騰,以及提醒你身上流著的是義社的血。那種激昂的享受,簡直非筆墨能形容!

從此,我享受每一次的啦啦隊練習。甚至在家,我也不斷重複着啦啦隊的動作。我真的很喜歡啦啦隊的時刻!我真的很愛義社!

可惜,快樂的時光過得很快,轉眼間,已來到啦啦隊練習的最後一天了。望着一眾與我們一同渡過多次練習的籌委們,大家都十分感觸和不捨……畢竟,啦啦隊練習的時期完畢後,我們和籌委相見,應該就只有在走廊上碰見的時刻。那天的練習,雖然一眾籌委決定讓我們的咽喉多休息,不用大聲喊、只須以平常聲量即可,但我們一點也沒偷懶或放鬆。這個最後努力和享受cheering的機會,我們都異常珍惜。

那天,我們並沒有用所有的時間來練習,反而使用了最後的時間來聊天。多位籌委談及她們當年cheering的感受,一字一句,到如今我仍記憶猶新。言談間,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對義社的愛戴。我這才發現原來這班籌委為這比賽付出的遠比我們多:他們有的為了做海報,而缺乏溫習的時間;有住得遠的為了早起回校設計口號,而放棄了睡眠的時間;為了在午膳時間陪伴我們練習口號,她們只能囫圇吞棗地吃飯。最後,大家都激動得流淚滿面。我們努力練習了那麼久,明天就是盡情發揮的日子了,怎能教我們不緊張和期待呢?

比賽當天,原來一眾籌委為我們準備了黃色和黑色的膠紙,還有黃色的頭帶及手圈。單看那些頭帶,就知道她們花不少時間準備。要知道,製作三十多個人手畫的頭帶殊不容易。看着這班籌委為我們遂個戴上預備了的裝飾品,我暗下對自己許下承諾:我一定要盡力呼喊,不要辜負了籌委們的心機!

經過幾小時的游泳比賽後,終於到啦啦隊比賽了。我們是最後一隊演出,聽著其他社的奮力演出,又是綁頭巾,又是揮大旗的,我的信心一時下滑了不少,心跳也跳得越來越快。

當我們喊出第一句口號時,我只感到兩個月來的訓練和經驗就像山洪暴發的爆發出,我們再也不是一位位的同學和籌委,而是一隊啦啦隊和一班籌委——不,應該是說,我們已成為一體,我們是義社!一切口號及動作已熟練得如反射動作般,不需經大腦思考便能做出來,所以此刻我的心思只需專注的大聲喊出來!

「比賽筋竭力

疲共挽手 而義社便會勝利

願我可以留下烙印 和愉快的憶記

當賽事未能完美 總有義社為你偷偷打氣」

唱完以上這首社歌,演出已到達尾聲。鞠躬後,表演正式結束。以後,我們再沒機會cheering了,一次也沒有!想到這點,就如晴天霹靂,世界末日,連演出後拼搏的快感也漸漸消失了。現在所希望的,就是希望能夠拿到啦啦隊比賽的冠軍,為義社争光!

到頒獎的時刻了。在擠迫嘈吵的環境下,萬分緊張的我只隱約聽到「The......champion is Lai House!」聽到這消息,我簡直不懂反應……我接受不了這個事實,只產生了一種不可名狀的失望感……正當我獨自抱頭悔恨的時候,竟獲通知原來那只是「overall champion」,而並且cheering的獎項!我先是一陣歡喜,鬆一口氣,隨即又緊張起來。「The cheering champion is...」我屏著呼吸,豎起耳朵,生怕聽漏了任何一個字,「...Yee house!」

我呆住了……想不到我們真的能拿到冠軍!我歡喜若狂,恕我詞窮,但那種感覺真是非文字能形容!

回主